恐人症

hi

  世界的一角,天上之人 
   他们有无尽的智慧之泉,无比明亮的双眼和强大的力量,他们各种分工守护这一切,但长时间下来卫士有些乏累。 
  后来的后来, 睿智的高者为了利用因死亡而强大的灵魂,洗去他们的记忆成为了守卫的存在。
  已经不会有痛苦,这是新的开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神镇宝物珠光之剑,保护着这座平凡又复古的城池。
由某个巫女氏族日夜守着这把威力极强的剑。 

   珠光之刀是月之国的化身之神的后代小兔姬的血浇灌,利用天外陨石打造,是怨气之刃,能斩断神明的躯体能使鬼怪魂飞魄散。
 
  

   月之仆的月兔之一爱上了罪恶的人类囚人并生下了一千个长着兔耳的半人半妖,这在月之国是禁忌的存在,长姊为了得到月神的宠爱,陷害从小备受瞩目年幼的小兔姬逼迫她杀害了所有的新生兔人,长姊残杀了月兔与囚人并嫁祸给小兔姬,后 。小兔姬被惩罚浸泡在兔人的血中500年并扔在凡间,她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为了兔人。
     
     到后来她在人间也被道士厌恶,这些事情传到人类的王耳中,被四面追杀,为了保护自己的羁绊,最后死在了自己建造的刀下。后这把刀被某个巫女氏族雪藏直到至今。
  
    
    深岐从小就被长辈们灌输这个故事,并且被告知“绝对不要动这把刀剑” ,越是不允许小孩子做的事情小孩就越想去做,只是因为清晨母亲大人把自己的煎饺给了姐姐,她想不通那个人得意洋洋的样子,那个身为长女位的优越瞩目,“她会是下一个侍奉神的巫女。” 大家都这么期待着。
     “为什么?”  女孩她已经受不了这个围着一把刀团团转的“监狱”   她把刀扔在的地上,逃走了。
 
     她翻过神社的后山,越过了属于自己家族力量守护的区域,这时候差不多太阳落山了
    饥饿与乏力使她难以前行,“呜.......”她抱着自己的肚子嘟囔着“如果早上要是不和姐姐大人翻脸的话....”  双眼开始模糊,眼前的大树竟变成了四个...“啊,明明刚才还是一棵树来着。”深岐黑着脸,心中充斥着离家出走的快乐但却十分纠结,还有满脑子早上自己最喜欢的煎饺。
    “我不会要死在里了吧....”, 
     她苦笑 ,随后躺在杂乱的草丛看着夕阳一点点落下,然后闭上了眼睛。
     
 

  “可不要死啊....!”
     明明没有在做梦却听见温柔的男生的声音
    眼前一片黑,不太清楚自己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了
    “啊.......”
     “煎饺....恩。”
    我慢慢恢复的视力,发现眼前的并不是煎饺而是一个点着蜡烛比较暗处的地方,我想起来但发现浑身没劲儿,我面前一张白皙干净的脸庞凑过来,“啊~张开嘴~煎饺到嘴里。” 
   我听话的张开嘴,唔。
   肉馅煎饺!!!!
不知道怎么着感觉自己好像哭了
因为自己的任性跑出家里,也没有想过其他人的感受,
可我.....
  “唔,是好吃的要哭了吗” 少年用可爱的语气小声嘀咕
“你刚才睡觉一直肚子响的和大天明宫里的辰鼓一样响呢!”
  “然后我在想你是不是饿了什么的..果然没猜错呢~”
进食以后,我稍微能够动弹一下了。
“谢谢你.....我..那个,这是哪?”
  少年得意洋洋的强调“这是我的秘密基地”
“没想到今天能捡到隔壁‘死守国’的小巫女大人呢”
“你怎么会知道....”  虽然我不知道的事情比较多但是知道我是巫女的人除了王城里的人...
这么多事情有点转不过来头脑,我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被捆绑在一个木板上...
“切...”  我完全恢复了意识 现在开始回过头。
“啊哈?现在才知道自己在什么情况下吗?不过有个奴隶巫女也挺好的”  我瞪了一眼他,但是太暗了他可能都看不见我的面部,倒是他那个又白又可爱和女孩子一样的脸我倒是很羡慕。“真是恶趣味呢,那你是什么人?想让我天之巫女的后人成为你的奴隶,你还早一万年!”
    “你大胆,巫女只是个普通人而已,神力什么的不都是靠那把神之刀剑吗,你们一个劲的死守着那把剑就以为能够永远和平下去吗?”
他好像很生气    ”就是因为我们没法收复那城,父亲大人又开始讨厌我!”
   我无法说上什么,沉默的看着他。
    
                  ...........

“你要听故事吗...?”
  “什么故事?”
  

遥远的梦
有深处的黑色,还有躯体,灵魂,和记忆。
我在母亲的子宫里长大了,我看到了黑色。
你忘记了,
我忘记了一切,我成为了人,但我充斥悲伤。
人类到底做了什么让你那么憎恨?
神的宽恕,无止尽的欲望,痛苦。
尽管身为人的你还没有接触真正的黑暗。
厌恶万物,同时你也明白这是执迷不悟。
孤独淹没了你的全部,窒息感溢出来。

红色的风车转动着,祭典热闹的人群,女孩被滚动的颜色鲜艳的布球吸引过去,渐渐脱离人群。
   当她伸手要拾起布球的时候,风突然变大了,布球一下子又不知道去了哪儿,她抬头一看,发现风车后有恍惚的人影,人影渐渐走向她面前。
    月光让女孩看清了人影的姿态与面孔,是名年轻的男子,黑色的和服让女孩莫名的毛骨悚然。
     “啊...”  女孩瞪大了眼睛,男子身后竟有一对漆黑巨大的翅膀。
     男子凑近的女孩,单膝跪下把布球递给女孩。
    “...谢谢”
    女孩的声音很小,可能是因为有些害怕,但她好像知道这双翅膀是....
    “天狗...”
    男子十分吃惊,吓得展开的巨大翅膀,产生了风将女孩吹倒了。
    一眨眼的功夫男子拔出了刀,刃被月光照耀像银色明镜
,刃尖指向女孩人中。
   女孩竟没有慌张,红色的瞳孔望着男子。
  她仿佛从刀上嗅出铁与血淡淡的味道 。
  这时,远处竟有人的叫喊声渐渐接近.....
  
   “抓住....抓住他...!” 
   “抓住怪物!”
   “去...去哪了?!”
  男子被人群因声音而惊恐,但他好像无法对女孩下手。
   “跟我来。” 
   女孩示意男子跟住自己,指了指身后的石头。
    近距离一看,石头后面竟有条小路,不知道连接在哪却一直向上延伸。
    好像这条道其实原本是不存在的虚无缥缈之道。
 

太无趣。

          当我们擦肩而过的时候,你欲言又止。
         
           仅仅是个招呼也难以出口。

        你看了我三秒,我在你看我三秒之前一直都在看你。不过这也没什么,这个大雨下完以后樱花就会长出幼嫩的花苞了吧。
     
        阴森的天空正是我体内被填满的东西。大家正都嫌弃着天气,怕雨水弄湿了他们打扰了心情。我一直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
    

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精心计算掐着时间还是没碰到你的失望。还是好不容易拜托母亲把好看的纸包好的巧克力,却没法送给你。因为胆怯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害怕同学们嘲笑自卑并不漂亮的我,害怕这种我喜欢你成为同学调戏你的借口。
            
         这总是会让我想到我们刚相遇的那个学期。
      
         我厌恶这样恶心扭曲的我喜欢别人 。
         很小心的藏起来了,一层一层的包起来。
        我竟然自信满满的画了说说上说的可以让对方喜欢上自己的符咒,到底在期待什么啊?喜欢上谁也只是拖累对方而已。
  
       我把好不容易弄好的符咒撕掉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还是会想到符咒,就会很难过,那几天那么精心的保管着,生怕被弄丢。
       把令我感到心痛的东西撕掉了,
       很久以前就有很多了,已经伤痕累累到全部腐烂了
我真的以为我不会再喜欢任何人了,可为什么唯独他?
我努力的让自己讨厌他,但总是不停的重复喜欢,不停的出现在我眼前。
       放过我吧?  明白的吧,并没有人在我身边过。
                           从未有过啊。
      不要在让我喜欢上任何人了。可以的话把我的感性拿走好了 ,这种东西只会让我更加痛苦,没有了无尽的悲伤天空的雨也会停下了吧?
    
      


      把“我爱你”说的和家常便饭一样随便的人,为什么要记得他对你开过的玩笑?
              
        

    
          一直一直都觉得,只是喜欢对方的外貌...我喜欢闪闪发亮的地方,哪怕身上只有一处光,我喜欢的只是那块部分,我一直都以为是这样的。
       
   

     后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的,过了很久...很久。
我们还是,普通的  ,陌生的,   只是在一个学校里,  同 年级的学生而已。

       所以我没有资格嫉妒任何一个靠近他的人。

不想承认便扩大对方的坏处来讨厌对方,就算是这样反反复复一次再一次的把自己多余的目光投向他。
       
    





      她擅长逃避,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喜欢逃避,只要是会伤害她的,对她有威胁的事情,她就会逃避,逃到黑黑的,只有一个人的房子里。
     随着年龄的变化她发现逃避的同时自己会错过很多事情,根深蒂固的否认一切,悲观的想法像是扎根在了大脑里...是的太脆弱,一点点压力都可以将其压倒,喘不来气,啪嗒啪嗒热热的眼泪不停的涌出来。
   太弱了,像纸片一样,捅开就破了。
  每当努力积极的表现时得不到相应的回报,稚幼的她以为不再去努力就可以快乐。
    人都该拼命,留下血泪与伤痕,磨炼自己,成为钢铁。

    房子里现在不再是黑黑一片,愚蠢的幻想充斥着她。
   没有人愿意理解她,她也不愿意去爱任何人了。
   她在房子里制造了一个好朋友,他是她的唯一,她们相爱,她们永远都在一起。
  

甜食

双花镜,四门镜,八重镜,十六水镜,二十四光镜,四十二观月镜,六十四开山镜。变轻缓开银色刀身,自身机能上升100000%,月的武器夜晚加成300%自身隐蔽,无敌状态至刀身无法寻找为止,灵体攻击无效,物理攻击缓冲至50%,魔法无效,精神攻击无效,全神灵附体状态。剑名为珠光,剑体实体化76%,剑攻击力加成90%,开始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