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人症

hi

(一)

   “母亲大人,您醒醒”

幼小的男孩在摇晃着那位女性,但她并没有回应男孩

天渐渐变暗了,城中的人们拿着纸灯,十分匆忙。

到处都被蜡烛照耀着,就算天已经完全黑下去也能看得清房间里的四周。

随后,挺立的影子渐渐靠近房间,行跪礼,说道

“姬鹤大人,城主大人葬礼的余事已经办好,请您节哀”

她自断了三天食了,男孩很担心他的身体,

“母亲大人,求你了,快醒来吧,您不愿意看见儿子吗?”

他有些哽咽,他讨厌这种气氛,大家都哭丧着脸,母亲大人也每天恍惚着,躺着也从不睁开眼。

死去的人正是母亲大人的兄长。

“见鹤...” 她微微睁开眼,但似乎没什么说话的力气。

 

“母亲大人!!您没事吗!?” 男孩握住她的手 正要招呼人照顾她

“不...别去。” 她有气无力的说,但又怕自己说的不清楚

“见鹤, 你一定要....逃跑”   她含泪的望着男孩”

“那个人...会杀了你。” 她开始有些呼吸困难 

“一定要..跑的远远的,好吗?”

“母亲大人!” 

她使出最后的力气举起了手

“那就和...母亲大人做一个约定吧。”

“好的,母亲大人。”

“千万...不要被抓住哦” 

她用最后的力气做出微笑却不断流泪,男孩勾起了她的手。

“还有....”

“一定要活下去。”





已经天亮了,

深夜的的大火把这座城烧的面目全非,到处都是哭丧的声音,

自由,亲人,姓名都已经被夺去了,

剩下的只有名为“见鹤”的这个人的回忆了吧。



“又是这个梦。”

令人不愉快的梦,

是成为现在的“我”之前“我”的梦。

我快速穿上衣服,轻松的翻上了屋顶。

别问为什么,因为我是个忍者。

在那场大火之后我逃跑了,抛弃了这个家族卑微的逃跑了。

因为母亲希望我活下去。

“喂! 不法分子又在清晨抑郁!”

啊,又是这个烦人女,不仅话多还随随便便的可以吧别人的心看个透

“你说什么?什么烦人女?”

女子望着房顶上直立站着的男人十分生气

“我都说了!又不是我想看的!!接近你的瞬间画面全部瞬间都在脑子里整齐的游泳了!”

“那不叫烦人女了,叫烦人贫乳的发钗老奶奶怎么样?”

女子被触怒

“天狗!!” 女人喝到

“在。”

一身乌黑的男子正在打扫神社前庭的落叶

“给我把他吹到让他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

女子大声的说,生怕整个神社的人都不知道

“是。”

紧接着,前几天刚弄好的屋顶又被掀开

“看来还要睡几次露天了,真惨。”

说起来自己好想还没有大火之后的记忆,只记得自己成为了忍者,后来就是成为神明大人的左右手。

之后....?

现在正在和这个很烦人的发钗女战斗中,为了我的屋顶报仇啊!

看招!

女子精准的躲过了手里剑,毫发无损。

“啊真险啊,不过这不算什么!”

她似乎很有底嘛,明明是个没有战斗力的人~

“而且你也太过分了!竟然真的出手出手出手啊!!!,

好歹也是个同事更是个lady!真的太....过分了。”

她看起来很失落?是假的吧,

“不过我知道你一定会躲过去的,因为你什么都看得见嘛。”

“我也很讨厌这个能力,这不算什么便利的技能,”

她叹气

“只是让人更烦而已 。”

 

这句话可真让人吃惊,明明看透敌方在战斗中是多么处于优势的事情,她可能不会懂吧。

“这样啊,没想到贫乳发钗奶奶还会自卑...

虽然怕火的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你啦~”

“天狗君?”她笑着说  “中午我们的饭增加一道爆炒忍者怎么样?”

“啊~真的好过分哦,如果你...抓得住我的话!”



我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在各种地方跳来跳去,因为太快看起来在飞一样 。

黑发的女孩子问到

“这时忍者先生的技能 闪现  吗? ”

“抓不到抓不到呜呜呜!!” 女子感到很羞愧,说着不知道从哪儿拿了水一样的东西到处乱泼,

“我要把你烤了!!!”

女子用火柴棍威胁他,没想到....

啊糟糕!,被点燃了

黑发的女孩子说

“珍珠小姐做的有点过分啦,这样大家要全部变成烧烤给真松大人吃吗”

女孩冷静的对天狗说

“天狗先生,就交给你了,麻烦用结界把建筑恢复原样把”

“交给我吧。”

眨眼见,神社内变成了崭新的一样,连一片落叶都没有。

“啊,场景时候刷新的时间?初夏吗? ”

“大概是的,这样也不需要我打扫了”

天狗和女孩聊起了天

而珍珠和忍者两脸懵逼的互相对视

“过分。玄太过分了!明明还差一点我就可以报仇了!”

她生气的对女孩说

“战斗是不对的,神大人也这么嘱咐了吧?而且珍珠也不是小孩子了”

她托腮思考了一下

“你最近真的很奇怪哦?”

啊,也对,我觉得她根本没法控制自己的能力,她本来是可以控制自己来去读取想要读取的对象,无法控制的情况好像还在我第一次见到她的那段时间....而且性格真的很恶劣,好久没看过那样的珍珠了。

“你在想什么啊? 不要乱想哦!我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奇怪!”

珍珠大声说

玄看了看我,温柔的笑了笑

缓过头来,我发现玄已经不见了,

我躺在前庭的地上,醒来发现了崩溃跪地的莲反。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我什么都没做啊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莲反捂着自己的眼睛一直再哭,我蹲下去扒开她的手,发现她的眼睛已经哭出了血。

莲反一直颤抖着,看来她已经崩溃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把莲反抱到正庭休息,她靠在墙上,一直双眼无神的发呆。

我脱下外套给他披上。

我曾经知道珍珠有两幅身体,一副是真正的人类躯体,结界里的是复制品,而且两幅躯体的记忆是互通的,珍珠会用意志来往返内外界。

不,我为什么在想这些....

我隐隐约约听到了木屐踏着阶梯的响声,越来越近,

我走到了楼梯那边,

发现珍珠焦急的赶来。

“珍珠!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看到神大人了吗?”

“我不知道。”

“......”

她好像很难过,快要哭了出来

“玄死了。”

我感到很震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

“结界里我的身体被杀掉了,我只记得身体活着之前的事情....玄在和敌人战斗!但我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我觉得凶多吉少。”

她哭着说

“后来我用意志转移了灵魂,之后半路赶来的时候龙眼钗自己掉了 ,我就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我没能救她...!”

珍珠痛哭起来

“可以也没有战斗力啊,明明是应该我自责才对”

我安慰珍珠扶她到正庭,她的脚已经被绳磨烂了。

从下境里的神社后山来要进真结界来需要走很长的阶梯,还有交接处的水结界,况且她还是人类之躯。

“玄到底怎么死的?谁都不知道吗。”

莲反听到这个名字 颤抖的更激烈

“不不不不不是我真的啊啊啊啊啊啊” 莲反崩溃的说

“她就就就在我面前那么那么那么多血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可我并没看到血迹,也没有看到玄的尸体,突然想到之前,我躺在地上的那个时候。

感觉就像梦中梦一样,我的身体也很难受。

我给珍珠的脚上了点药,嘱咐她好好的和莲反一起休息。 随后一个人去后庭调查,

我发现了重伤的天狗,他和我可以算是能力最强的。 说明敌人肯定十分强大,天狗浑身是血,满地都是黑色的羽毛,肚子被开了大口子,肩上中了数十箭。

“啧.....!”

看到他这样我特别难受,他是个很温柔的人,他对我有恩。

战斗时我却昏倒在地。

珍珠扶着周围困难的前行,发现的我和天狗

“阿纪......” 珍珠念到。

“喂,我都说了让你去休息,怎么还来....”

“让你担心了。”珍珠苦笑

我扛着天狗把他背到前庭,

“喂,珍珠。这家伙什么时候把名字告诉你的...”

珍珠慢慢的扶走着

“前几天。”

“真讨厌啊,都不告诉我。”

我有点羡慕珍珠的坦然,而我总是因为那件事对他过意不去,疏远了他。

我小心的把天狗安置在前庭,

“哎,这样我们五个就齐了。”

“你别把玄忘了...”珍珠靠在墙角座着并抱住自己的身体

“对哦 ,那样就六个了。”

我解开天狗的衣服,给他肚子上的大口子消个毒。

再一个一个把箭拔下,

“唔嗯....”  他发出了细微的声音

看来稍微有点劲大了

“抱歉啊,忍一忍。”

“阿纪! 阿纪你还活着!!” 珍珠激动的靠近他,

随后天狗不吱声了

“放心,他就是伤的太重了,让他好好休息吧。”

我说到

“他身体好的很,对天狗来说应该不是致命伤”

毕竟他可是'怪物啊....

“明天神大人就回来了” 珍珠说,“我们怎么什么都没做好。”  她正在责备自己 “要是玄不在了,神大人一定特别生气吧。”

珍珠看了一眼我

“因为他找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找到玄....”

“而且他对玄.....”

她叹了口气

“其实我之前好像晕过去了,梦见了我在和你打架,我也梦见了玄,她看了我一眼...” 我停顿

“我总感觉是她把我叫醒的。”

这使我更难受了。

“哎,我可不会承认没有尸体的死人,不然那就是没死。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珍珠盯着我说,

莲反听到玄这个字反应就特别大,

“不不不不她死了她死了死了死了!!!!血.....” 

莲反自己晕了过去。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莲反,”珍珠说

  “她被'净化' 之前不是还想杀了玄? ” 为什么 神大人对她会有种愧疚之心? 是因为她是玄前世的姐姐?”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实在是没法理解她,但是她的确能看到很多,我突然有了个想法。

“那你看一看莲反的记忆怎么样?”

不行,我必须得到神大人的许可,因为她也是契约状态,等到神大人来了再说吧....

“我觉得她们是冲着玄来的,目的可能是神大人。”珍珠说, “但是我不清楚上头和大人发生过什......”

我摸了摸珍珠的头,“好了快睡吧,好吗?”

坐在我旁边的珍珠突然陷入死睡,倒在我身上,

不愧是珍珠啊,毕竟是那个身体,看的太多灵力会用的太快吧?

起初我怎么也睡不着,一直思考着思考着,我竟然睡着了...

我看到了玄坐在我面前,温柔的看着我

“不用太自责了,见鹤先生。”

“别用这个名字叫我。”

她到底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忍者先生,谢谢你担心我”

“我的一部分能量留在了这里,明天能量就会消失了”

玄有些难过的望着我

“不过我们一定会再次相遇的...哪怕她已经没有任何记忆。”

一定会再次相遇的,在那与世隔绝之处

她曾经是美丽的白蔷薇。


定制的白沙舞裙随着舞姿一层层的的绽开,


头饰的珍珠花瓣与金叶片,与她淡金橙色十分相配,


舞台的灯光追随她,就像似雾非雾中梦的女神,


她曾经拥有自己的名字,但被抹去了,只能永远扮演雾中白蔷薇,


爱慕她的人请求她不断的起舞,崇拜她的人不断赞扬她的美妙姿态,权贵想要把她关在镀金的笼子里。


她感到恐惧,

她不想再起舞了。


她想要自由,


蓝月之夜,她正在为邻国王子的演出做准备,

这时,

炼金术师的小弟子跑去后台勇敢的向她表达爱意,

他想要带她离开,获得自由。

她同意了。

两个人开始逃离了舞台,


爱慕她的王子感到愤怒,下令捕捉两人。


不尽人意的逃跑失败了, 王子当着她的面砍去了他的头,


白蔷薇被染上了深红色,那便是鲜血的颜色。

是逃脱自由的代价。


王子小心翼翼的把她囚禁在充满钻石与黄金无比坚固的城堡里

她没日没夜的哭泣,不进食也不跳舞了。


王子便用蛇皮鞭抽打她的腿。就像对待牲畜向前奔跑那样。


最后她掐死了憔悴枯萎的白蔷薇,将她的尸体扔在她曾经的舞台上。

剧院已经破产,到处都是破破烂烂, 蔷薇也死去了。


王子诅咒她的灵魂,不断的跳舞,永远束缚在冰冷无人的舞台上。


后来君主专制被废除的时代到来,这个古老的剧场又被使用了。


她的灵魂还是站在那舞台上,

孤独,悲伤,痛苦,与渴望。


年轻的商人收购了这个古老的建筑并翻新。


他独自一人走进了剧院,拿着一盏蜡烛。

缓缓的走进舞台。


“您好陌生人。”

她优雅的行礼


“我是格雷斯坦科内亚,美丽的白蔷薇。

你愿意带我离开这个不见天日的地狱吗?”


“你的真名并不是这个。” 商人淡定的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定要买下这个剧场,”他停顿

“也许是因为我没有忘记你。”


她感到震惊,对..眼前的这个人,是...?


“我们走吧,这次没有人来阻止你的自由了。”


  天狗紧跟随着小女孩,不断穿梭,四周都是奇怪形态的石柱,还有无数幻影,就像走马灯一样,小女孩说这些都是来自不同的人的记忆编制起来的,她们不想忘掉这一切,好心的神大人就帮他们保存在这里。
  “快到了!” 
洞的那一方好像有着亮光,不对, 是太阳快要生起来了。小女孩害怕他自己擅自行动,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而他觉得她幼小的手很冰冷。
   快要走出洞口了...!
  “等等....!你的手!” 天狗惊呼,他发现小女孩的手竟然渐渐的透明了起来。小女孩十分吃惊,随后甩开了他的手
  “我...我没事,因为天快亮了。”小女孩急促了起来
  “快,我们用跑的!  ”
   小女孩拉着天狗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出了洞,洞的外面竟然是深山上神社之前的石阶路!
  “不..不行,来不及了。” 女孩望了望长长的石阶“这太阳有点问题,明明是深夜太阳不可能...!”
女孩望了望天狗,“你...” 她哽咽了一下“能飞吗?”
  天狗看了看自己的翅膀,狠狠的抓了一下“我....不知道。”  天狗说到“但我可以试一下。”
他努力伸开了翅膀,刺痛从他的脑中传来

“你是不合格的天狗,我们只能赶出。”
“杀人犯的后代也是杀人犯!永远代替你的父亲承受着无法洗涤的痛苦吧!”
“你是母亲的污点,亏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不去阻止那个疯子..!!!!”
我....不是的。我没有错。
“你怎么了!为什么浑身发抖!?”
“啊..”天狗发现眼前的女孩越来越透明,他有些真正意识到面前的危机。
女孩看着他,没有一丝愤怒,就算自己快要消失,她也没有对说出过分的话。
她只是笑笑。
“没关系,不用强求自己。”她说话有些缓慢, “其实我知道你绝对不是什么坏人! 虽然这只是凭我自己的感觉” 她双眼直视着那个人“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你一定要走进这座神社求助。”
  “不,我一定会带着你飞起来!”
他开始不断的模仿长辈伸张翅膀飞起来的样子,此时天空的云朵烧的夕红,尝试一次又一次。在准备的第十次的时候,他从石阶上掉了下去,小女孩在一瞬间紧紧抓住了天狗的衣服,可惜自己并没什么力量与天狗一起掉了下去。

  “就这样结束了?”
  他紧紧的抱住女孩快要透明的身体
  这是我第一次想要张开翅膀飞翔。
  还是为了这个素不相识救了我的女孩。
 
  此时天空的太阳十分耀眼,黑色的羽毛好像散发着金光一样,黑乌鸦一样的翅膀,持续着展开的样子,拍打着。

他飞了起来。

祝沙雕的自己生日快乐,已经是十八周岁了呢完全还像个小屁孩一样!希望自己能够不在怠惰(不行吧?)画技能够突飞猛进(做梦。)突然变瘦然后能够吃到很多世间珍味(?)许了很多没用的愿望呢!还有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找到18年来一直没找到的目标和理想,希望能不要在空虚下去,想成为圆润讨喜的人。好好做好考大学的准备吧!说起来连想去的大学都没有决定呢!酸弥真没用啊 。不不不先别说丧气话,总之先睡个好觉迎接明天12个小时的美术课吧😭

    这里是雇佣兵型特殊型号z型编号30657f
    状态良好,
    视觉传达仪器完好,
    大脑精神芯片传达正常,
    运动组件正常,
   心跳正常,
   血量稳定,
   关节金属正常,
   分泌系统正常,
   肌肉正常,
   体温正常,
   属健康状态
正在自我扫描.......
  扫描失败,是否开启共享?
  “否”
  扫描完毕,开始进入活动状态。
   .....................
   ........
   .......
  早上好z30657f我是【?■■???m】(此型号无法查询)
今天我们要往最西边进发,请问你准备好了吗?
  “是的,请准备好武器”
剩下的....恩,已经没有几发子弹了呢,请小心电子干扰屏蔽武器,我们进入要混进敌总部....?z30657f...


  少女把大外套帽子里的淡淡的粉紫色长发拿到外面去,帽子的边有很多黑色绒毛,看起来很暖和。里面上衣是以前雇佣兵型号统一的衬衣,腰带很紧,还有一点都不搭配的深红色长裙和兵用筒靴。
  “走吧,去填满子弹。”

   好的。

  世界的一角,天上之人 
   他们有无尽的智慧之泉,无比明亮的双眼和强大的力量,他们各种分工守护这一切,但长时间下来卫士有些乏累。 
  后来的后来, 睿智的高者为了利用因死亡而强大的灵魂,洗去他们的记忆成为了守卫的存在。
  已经不会有痛苦,这是新的开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神镇宝物珠光之剑,保护着这座平凡又复古的城池。
由某个巫女氏族日夜守着这把威力极强的剑。 

   珠光之刀是月之国的化身之神的后代小兔姬的血浇灌,利用天外陨石打造,是怨气之刃,能斩断神明的躯体能使鬼怪魂飞魄散。
 
  

   月之仆的月兔之一爱上了罪恶的人类囚人并生下了一千个长着兔耳的半人半妖,这在月之国是禁忌的存在,长姊为了得到月神的宠爱,陷害从小备受瞩目年幼的小兔姬逼迫她杀害了所有的新生兔人,长姊残杀了月兔与囚人并嫁祸给小兔姬,后 。小兔姬被惩罚浸泡在兔人的血中500年并扔在凡间,她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为了兔人。
     
     到后来她在人间也被道士厌恶,这些事情传到人类的王耳中,被四面追杀,为了保护自己的羁绊,最后死在了自己建造的刀下。后这把刀被某个巫女氏族雪藏直到至今。
  
    
    深岐从小就被长辈们灌输这个故事,并且被告知“绝对不要动这把刀剑” ,越是不允许小孩子做的事情小孩就越想去做,只是因为清晨母亲大人把自己的煎饺给了姐姐,她想不通那个人得意洋洋的样子,那个身为长女位的优越瞩目,“她会是下一个侍奉神的巫女。” 大家都这么期待着。
     “为什么?”  女孩她已经受不了这个围着一把刀团团转的“监狱”   她把刀扔在的地上,逃走了。
 
     她翻过神社的后山,越过了属于自己家族力量守护的区域,这时候差不多太阳落山了
    饥饿与乏力使她难以前行,“呜.......”她抱着自己的肚子嘟囔着“如果早上要是不和姐姐大人翻脸的话....”  双眼开始模糊,眼前的大树竟变成了四个...“啊,明明刚才还是一棵树来着。”深岐黑着脸,心中充斥着离家出走的快乐但却十分纠结,还有满脑子早上自己最喜欢的煎饺。
    “我不会要死在里了吧....”, 
     她苦笑 ,随后躺在杂乱的草丛看着夕阳一点点落下,然后闭上了眼睛。
     
 

  “可不要死啊....!”
     明明没有在做梦却听见温柔的男生的声音
    眼前一片黑,不太清楚自己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了
    “啊.......”
     “煎饺....恩。”
    我慢慢恢复的视力,发现眼前的并不是煎饺而是一个点着蜡烛比较暗处的地方,我想起来但发现浑身没劲儿,我面前一张白皙干净的脸庞凑过来,“啊~张开嘴~煎饺到嘴里。” 
   我听话的张开嘴,唔。
   肉馅煎饺!!!!
不知道怎么着感觉自己好像哭了
因为自己的任性跑出家里,也没有想过其他人的感受,
可我.....
  “唔,是好吃的要哭了吗” 少年用可爱的语气小声嘀咕
“你刚才睡觉一直肚子响的和大天明宫里的辰鼓一样响呢!”
  “然后我在想你是不是饿了什么的..果然没猜错呢~”
进食以后,我稍微能够动弹一下了。
“谢谢你.....我..那个,这是哪?”
  少年得意洋洋的强调“这是我的秘密基地”
“没想到今天能捡到隔壁‘死守国’的小巫女大人呢”
“你怎么会知道....”  虽然我不知道的事情比较多但是知道我是巫女的人除了王城里的人...
这么多事情有点转不过来头脑,我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被捆绑在一个木板上...
“切...”  我完全恢复了意识 现在开始回过头。
“啊哈?现在才知道自己在什么情况下吗?不过有个奴隶巫女也挺好的”  我瞪了一眼他,但是太暗了他可能都看不见我的面部,倒是他那个又白又可爱和女孩子一样的脸我倒是很羡慕。“真是恶趣味呢,那你是什么人?想让我天之巫女的后人成为你的奴隶,你还早一万年!”
    “你大胆,巫女只是个普通人而已,神力什么的不都是靠那把神之刀剑吗,你们一个劲的死守着那把剑就以为能够永远和平下去吗?”
他好像很生气    ”就是因为我们没法收复那城,父亲大人又开始讨厌我!”
   我无法说上什么,沉默的看着他。
    
                  ...........

“你要听故事吗...?”
  “什么故事?”
  

遥远的梦
有深处的黑色,还有躯体,灵魂,和记忆。
我在母亲的子宫里长大了,我看到了黑色。
你忘记了,
我忘记了一切,我成为了人,但我充斥悲伤。
人类到底做了什么让你那么憎恨?
神的宽恕,无止尽的欲望,痛苦。
尽管身为人的你还没有接触真正的黑暗。
厌恶万物,同时你也明白这是执迷不悟。
孤独淹没了你的全部,窒息感溢出来。

红色的风车转动着,祭典热闹的人群,女孩被滚动的颜色鲜艳的布球吸引过去,渐渐脱离人群。
   当她伸手要拾起布球的时候,风突然变大了,布球一下子又不知道去了哪儿,她抬头一看,发现风车后有恍惚的人影,人影渐渐走向她面前。
    月光让女孩看清了人影的姿态与面孔,是名年轻的男子,黑色的和服让女孩莫名的毛骨悚然。
     “啊...”  女孩瞪大了眼睛,男子身后竟有一对漆黑巨大的翅膀。
     男子凑近的女孩,单膝跪下把布球递给女孩。
    “...谢谢”
    女孩的声音很小,可能是因为有些害怕,但她好像知道这双翅膀是....
    “天狗...”
    男子十分吃惊,吓得展开的巨大翅膀,产生了风将女孩吹倒了。
    一眨眼的功夫男子拔出了刀,刃被月光照耀像银色明镜
,刃尖指向女孩人中。
   女孩竟没有慌张,红色的瞳孔望着男子。
  她仿佛从刀上嗅出铁与血淡淡的味道 。
  这时,远处竟有人的叫喊声渐渐接近.....
  
   “抓住....抓住他...!” 
   “抓住怪物!”
   “去...去哪了?!”
  男子被人群因声音而惊恐,但他好像无法对女孩下手。
   “跟我来。” 
   女孩示意男子跟住自己,指了指身后的石头。
    近距离一看,石头后面竟有条小路,不知道连接在哪却一直向上延伸。
    好像这条道其实原本是不存在的虚无缥缈之道。
 

甜食